上一版 第M8版:太阳石 PDF版下载
  中国安全生产报 中国煤炭报 数字报纸订阅指南

声明

  • 本报数字报纸只供读者阅读,如未经许可进行收录、转载并用于商业用途,侵犯本报知识产权,本报将立刻无条件消除该阅读账号并追究法律责任。
  •  凡本网注明“中国安全生产报”、“中国煤炭报”、“中国煤炭网”或“中国安全生产网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作品,版权均属本报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社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本社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”。
        本网未注明“中国安全生产报”、“中国煤炭报”、“中国煤炭网”或“中国安全生产网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请与著作权人联系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
中国煤炭报
2017年4月10日 星期
中国煤炭网首页
您好! 选择日期 < 上一期 下一期 >
上一篇  下一篇

乌金诗社


乌金诗社

●高伟

这张照片是上世纪80年代初,我(前排左三)参加新汶矿务局乌金诗社的一次学习班时,与诗友们的合影。

那时候文学事业一派繁荣景象,全国各地,各行各业,几乎每个地方都活跃着一群热爱文学、立志当诗人的年轻人,当时有句俗语描述这种现象:“树上掉片叶子,能砸着三个诗人的头。”

煤炭行业职工在文学创作方面更是领全国风气之先。我所在的山东新汶矿务局,当时能够坚持业余创作,在省部级以上报刊发表诗作的作者竟然多达百人,有几位优秀青年诗人的作品还登上了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人民日报》《星星诗刊》等大报大刊,为全国煤炭行业所瞩目。

矿务局为了把这群业余诗人“团结”起来,由局工会牵头成立了文联,文联下面还成立了诗歌作者团体乌金诗社,创办了文学小报《新煤艺苑》,出版了作品集《光热集》。矿区文联每年至少办一次骨干作者脱产培训班,这张黑白合影就是在某一次培训班上,乌金诗社骨干作者的合影。这种氛围,确实也激励了很多青年诗人,例如,青年诗人陈均叶、鹿强的诗作在《诗刊》《人民文学》等大刊发表后,《中国煤炭报》副刊在《太阳石诗会》专栏做了专题推介;采煤工郭安文的诗歌处女作《我们这一代》夺得《人民日报》“江铃杯”诗歌大赛一等奖,并在央视晚会上,由著名演员李雪健进行了朗诵。另外,在新汶矿区还涌现出“父子诗人”李雪、李鹏、李靖,“兄弟诗人”齐文录、齐文明,侯俊华、侯俊利,还有“矿长诗人”、“司机诗人”、“护士诗人”等,几乎每个单位都有一个诗歌作者群。青年诗人郭安文曾经这样描写他的创作生活:“每个月,都像数佛珠般的/数我有限的薪水/惟有那爱写诗的破笔/尚未枯涩/偶尔,变一回铅字/便把稿费单贴在墙上/映照陋室”,“业余诗人的业余时间/挤在家务的间隙/写上两句/推敲两句/长长短短的诗行里/冒出醋味和油烟味/因此业余诗人写诗/怎能不联系实际呢/油腻腻的笔头/苦笑在肚里”。新汶矿区的诗歌创作,渐渐成为煤炭行业文学创作的一道亮丽风景线,也引起了中国煤矿文联的重视。有一年,《中国煤炭报》的“太阳石笔会”在新汶矿区召开,著名作家刘庆邦、秦岭、徐迅等人也多次来矿区指导业余诗人们的创作。

最初,我是一名煤田地质勘探队员,常年在野外施工,住在农村,天天风吹日晒,冬抗严寒,夏冒酷暑。但我没觉得苦,因为我有一个当作家的梦想支撑着。每天,我的工包里除了装着换洗的衣服和饭盒,还有更重要的精神食粮,那就是《诗刊》《艾青诗选》之类的文学书刊,还有钢笔和笔记本,我要随时记录创作灵感。那时候,农村的夜晚经常因为“压负荷”而停电,我便在幽幽的烛光下读书写作。每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,就是骑着自行车赶到乡镇邮局,寄出我前一天夜里写的诗稿。后来,我凭借在《新疆青年》《中国煤炭报》等报刊发表的诗歌作品,也成了乌金诗社的一员,每年都能够参加半个月的创作学习班,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。再后来,我的组诗《黑色风流》在《工人日报》副刊发表后,又荣获了第四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,我还成为了中国煤矿作协和山东省作协会员。那时候,成为一名作协会员是件非常荣耀的事情。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,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。上世纪80年代蔚为壮观的文学大潮归于平静,人们对文学的狂热追求也渐渐变得现实而理智。当年那群激情澎湃的乌金诗社成员们,除极少数仍然在坚持创作外,多数已远离诗歌。今天,看着这张老照片,我怀念那些与诗歌相伴的日子,那么阳光,那么明澈,那么纯粹,那么温暖。

8
人间随处有乘除
乌金诗社
写在三月
同煤祭奠“万人坑”死难矿工
坚持改革创新